符狸祠下

只产脑洞不产文
努力还债
希望我写的故事你能喜欢

三月(仙侠paro)

一堆废话

*是三月烬故事背景
*因为之前发三月烬时有妹子告诉我想看卫聂甜甜甜
*我现在给你们甜甜甜
*骗你们我是小狗
*汪汪汪

设定:卫聂用了双生梗,凤跖用了合欢蠲忿的梗,神仙神鸟的设定参考了百度百科,加上自己的一些想法
欢迎大家多多评论给点参考意见,大纲还不成熟,努力完善中


卫聂篇

“双生花,一蒂双花,日久年深,一朵妖艳绽放,一朵枯败凋零。”

盖聂和卫庄自小时起就一直生活在云梦山,一起修炼学习

直至盖聂突然离开,师父也不知道所踪,只留下卫庄一人

多年后,一人成神,一人成魔

再后来神魔大战,盖聂身陨,卫庄成神

众神唏嘘不已

青跖作为少数的知内情者

盖聂卫庄二人本是云梦山孕育而出道一株双生花,双生花,两花相争,必有一朵枯败,而被山灵选中的那朵花就是卫庄,而成神的本应是卫庄,只是鬼谷不忍爱徒有如此命运,故施法压制了卫庄法力的成长,用自身发力供给给盖聂,并让盖聂离开了云梦山,嘱咐盖聂不要再见卫庄,相见之时,二人中必有一人死

卫庄法力停滞,再加上对盖聂的怨怼,入了魔

接下来几年,卫庄用各种手段逼盖聂与自己见面,而盖聂一直记得师傅的叮嘱,也不愿小庄出事,便想尽办法躲着卫庄

只是人总是算不过天命,一次偶然的相遇
在云梦山二人以前常去打那棵树下,卫庄无意中轻触了一下盖聂的唇

那次之后,卫庄明白了自己的心,盖聂也发现了自己的法力竟逐渐消失

后来在青跖的帮助下,知道了双生花的事情

那时,卫庄也发来了战书,“三日后,云梦山一战,了恩怨。”

盖聂同意了

那一战,卫庄只是想向盖聂发一发这几年被抛弃的怨气,而盖聂想着,正好把这一切还给卫庄

结果,盖聂败了,卫庄还没嘲讽几句,就看到盖聂倒在地上
卫庄“你拋下了我,第二次了!”

凤跖篇

“萱草忘忧,合欢蠲忿”

青跖当知道盖聂竟然瞒着他答应了与卫庄的一战时,气的羽毛都竖起来,青跖快速的赶往云梦山,希望能阻止盖聂,却在云梦山脚下,被白凤拦了下了,最后被逼的没办法,只好大喊“他们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

青跖是神鸟青鸾,居三危山

每只青鸾都有它命中注定的那只火凤,白凤便是怀着这样的使命诞生的,只是可惜,白凤不是并不是众人期待中的火凤
那时,白凤堪堪才化人形,想着躲起来,让青跖着急着急,无意中听到了神官们的对话“白凤殿下好是好,可终究不是上神命中那只火凤。”
那一刻白凤知道了他的青跖并不属于他
也是百年过去了,并没有一只火凤出现,神官也就死了心,
白凤在神官的安排下开始学习打理着三危山的一切
青跖不愿白凤承担这些,两人起来了些争执

青跖为了缓和二人关系,种了一棵合欢树,借“合欢蠲忿”之意,只是青跖并不知合欢蠲忿是夫妻吵架求和而用,白凤也由此知道青跖对他并无情愫,便对青跖更加冷漠

而此时那只曾被众人期盼的火凤出现了

白凤“我曾以为,这三千世界中,只有我了。”

水星记

*演员盖聂x演员卫庄
*第三人讲述
*来自粉丝的真情实感
*前情提要参照我的微博梗
我居然把这万年老梗的坑填了,秃头作者在此谢过大家

bgm——水星记

正文

   “要多么幸运,才敢让你发现你并不孤寂”

       那件事其实大家真的不必要那么激动,有好多妹子情绪激动私信跟我说要脱粉了,还问我后援会解不解散,这里我希望给大家讲个我的故事,关于我认识哥哥的故事。

        认识哥哥——盖聂是个很偶然的机会,那时我还高中的时候,一定很偶然的机会和朋友买了一场小型舞台剧的票子,那个剧场是我第一次认识哥哥的地方,剧场虽小,但是哥哥表演的很认真,有一场无实物表演,哥哥都十分投入,仿佛,他真的爬过了高山,演戏演到一半的时候,哥哥突然把手伸到了我面前,邀请我上台时,我一时慌了,但是哥哥悄悄的跟我讲要我不要紧张,我并不需要做什么,其中有一部分,哥哥要把手捂到我耳朵上不要玩听到外面声音,哥哥手一直腾空着,并没用碰到我的耳朵,我无意中一撇看到哥哥脸上微微有点汗珠,可是我想为什么会出汗呢,明明剧场里冷气打的特别足。

        演完后,剧场发了这部剧的的明信片,可以要签名,哥哥给我写上了

                 ——————————————————    
                      祝女儿:                                  
                                   天天开心!                 
                                                  盖聂
                 ——————————————————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了哥哥的名字,那时哥哥大四,也是从那次开始,我开始关注哥哥的每一场话剧,省吃俭用的去买话剧门票,那时候我看见一个人就想告诉他“看见没,这是盖聂,他真的超棒!”

        那时候我总是在想,哥哥毕业以后会继续话剧表演还是去拍戏呢?

        哥哥毕业后接了一部网剧也就是《天行九歌》,那时,也是哥哥第一次开通了微博,我也是第一次关注了哥哥,哥哥的微博大多是为了剧的宣传,每条微博我都点赞评论转发,评论的大部分内容基本就是哥哥演的超棒,加油!之类的话语,我也是拼命的安利给我身边的人。

       《天行九歌》结束后,成立了哥哥的粉丝后援会,那时候的后援会并不正规,人也很少,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后来哥哥签约了工作室,刚开始我是特别高兴的,只是看了一些工作室给哥哥接的剧以后,发现工作室并没有真心的为哥哥规划,这些剧多为烂俗,虽然剧本很不好好,但哥哥却对这些烂剧本钻研,努力演好这个角色,可这并没用让我开心,在我心里哥哥是可以接更好的剧本,在更高处散发光彩,我希望哥哥能拿影帝。

        xx年的时候哥哥接了一部《夜尽天明》一夜爆红,我也替哥哥开心,粉丝因哥哥在剧中的角色,戏称盖聂为“大叔”,可我依然喜欢叫他哥哥。

        也正所谓“人红是非多”,工作室的事,私生饭的事,还有抨击哥哥根本毫无演技的事,这一路作为一个旁观者都感觉很不容易,更何况作为亲身经历者的哥哥。

        每次给哥哥评论时我都写着“哥哥没事,我们陪着你。”

        直到后来那个人出现了他帮哥哥解约了工作室,在哥哥解约了工作室后,开始接手打理哥哥的一切,这些事,作为哥哥的粉丝我们不可否认的,这是我们帮不到哥哥的。

       那个人,嗯,也就是卫庄,是盖聂,也就是哥哥的师弟,他之前和哥哥一起出演了《九歌》,他也是个演员,后来才退居幕后,知道这些事,我不得不承认我是感动的。

         再后来哥哥由《百步飞剑》获得了影帝。

         看到哥哥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新闻时我哭了,并没有难过,是开心,从今往后有个人能一直陪着哥哥了,哥哥不在是孤寂一个呢人。

        真的是太好了呢!

        后援会并不会解散 ,因为依然有人喜欢哥哥的人,但我会卸任会长一职,交由其他妹子任职,并不是不喜欢了,只是现在只是想单纯的喜欢盖聂的剧,喜欢盖聂。

        等将来有了孩子,告诉孩子盖聂是个超棒的演员!

           转发3w                评论1.6w              点赞1w

热门评论
盖聂v∶谢谢,祝以后天天开心!

       

震惊!流沙集团总裁失忆了

*下篇

*全文完结

*深夜激情写文

*接下来你们要看什么?


韩非和韩红莲两个人就这样来到了墨氏。

在路上时,韩红莲用电话联系了端木蓉,所以当韩非和韩红莲下车时,端木蓉早就在楼下门口等候了。

“蓉蓉!”韩红莲一下车就跑了过去,自从韩红莲当了卫庄的助理,端木蓉选择呆在墨氏帮忙,两个姑娘也是好久没见了,兴奋的拥抱在一起。

韩非走了过去,向端木蓉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端木小姐,想必端木小姐也知道韩某的来意,请问,盖先生他...?”

“他今天正好在,我带你们上去吧。”端木蓉开口回答道。

“感谢!”

端木蓉把韩非韩红莲带到了一个房间门口,端木蓉轻敲了两下门,听见里面传来“进”的声音后,推开了门“盖先生,有人找。”

端木蓉一个侧身,韩非走了进来“盖先生,许久未见,近来可好?”

“尚可安好,只是没想到韩公子会来找我。”盖聂没想到来人居然是韩非。

很早之前,因为卫庄的关系,盖聂见过一次别人称作韩氏“九公子”的韩非。

“韩某有些话想跟盖先生说,您看...”

盖聂看着趴在桌子上写作业的荆天明道“天明,你先跟端木姑娘出去吧。”

“啊,为什么?我不要,我要大叔给我讲解题目。”荆天明万分的不乐意,看了一会儿盖聂后,又松了口“那好吧,我去外面等大叔。”说着就站起来跟端木蓉出了房间并关上了门。

 

房间里面,等人都走后,韩非才开始此行的目的。

“盖先生,我此次前来便是因为卫庄兄的事情。”

“小庄?”盖聂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难道,前天的传闻是真的。”

“是的。”韩非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诌“医生说很有可能这一辈子都记不起来,现在集团内很多人都虎视眈眈,这件事很有可能被有心之人大做文章。”

“所以...你是需要我做什么?”

“医生说需要家人陪伴,刺激大脑回想一些过去的事情,说不定就能想起来,我们这些狐朋狗友是帮不上忙了,我想与卫庄兄从小生活了十多年的盖先生是现在最能成为卫庄兄家人的人了吧?”韩非说的十分诚恳。

盖聂眼睛直直的看着韩非“我想,韩公子找错人了,小庄并不会想见我。”

韩非轻笑了一声“我与卫庄相识说久也不久,但我也知道卫庄是个嘴硬心软的人,我想盖先生不会不知道吧。”

盖聂听后沉默了一会儿“我知道了,那便跟韩公子走一趟吧。”

 

没多久,韩非带着盖聂来到了医院,在一间病房前韩非敲了敲门后便推门进去了,看见卫庄靠着床头。

“哟,卫庄兄气色不错啊”韩非打趣着。

卫庄淡淡的撇了一眼韩非便不再看他,韩非也不在意,凑到卫庄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我把人找来了,你可好好说。”

说完,冲身后的盖聂笑了笑“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出去时还贴心的把门带上了。

病房内就只剩盖聂和卫庄,一种谜一样的安静在空气里散播开来,卫庄不说话也不看盖聂,盖聂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最后,盖聂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喊了一声“小庄。”

被盖聂开了个头,卫庄也不再沉默,带着一点质问的语气问道“你怎么现在才来?”

盖聂没想到卫庄会这么跟他说,心里想着自从师父去世后,小庄也就自己那么一个亲人了,小庄出了那么大的事,自己没有及时关心实属不该,想到这些,略带一些愧疚回答道“抱歉,小庄,是我没有及时了解。”

“哦”卫庄淡淡的回了一声,又问道“你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

盖聂想了想“我最近会先陪着你。”

“做什么都陪?”

“当然。”

 

第二天,盖聂收到卫庄的消息时,觉得自己还没有睡醒,但紧接着卫庄的电话就打来了。

站在游乐园门口时,看着一旁拿着门票的卫庄,盖聂心想算了,既然小庄想玩,便陪陪他好了。

怎么说呢,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一起出现在游乐园里总还是有点显眼的,但还好,盖聂和卫庄也是大风大浪过来的人,这点注视的目光算不了什么。

但是盖聂没想到卫庄接下来做的远远超过了盖聂认知里的卫庄。

逛到一半,卫庄买了一个草莓味的冰淇淋,并且塞给了盖聂,盖聂对这种甜甜腻腻的东西不是很喜欢,但由于卫庄的一直看着,盖聂象征性的舔了一口,入口冰冰凉凉,酸酸甜甜的

“怎么样?”卫庄问盖聂。

“挺好的。”这是盖聂的回答,想了想把冰淇淋送到卫庄面前,给卫庄吃,盖聂的想法很简单,小庄想吃,给小庄吃。

没想到卫庄就着盖聂的手,咬了一口那冰淇淋“太甜了。”如果细心一点会发现卫庄的耳边轮廓有点微微发红。

最后那冰淇淋化掉,都没人再吃一口,盖聂是因为真心不喜欢,而卫庄嘛...谁知道。

两个人就如逛街一般漫无目的的走着,直到走到摩天轮下面,卫庄看着盖聂“坐嘛?”

盖聂点头同意了,两人便买票,坐上了摩天轮。

摩天轮缓缓的转着,快到最高处时,一直沉默的卫庄突然开口“我喜欢你。”

盖聂一脸震惊,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接下来边听卫庄继续说“我绝对不同意分手的。”

 

摩天轮事件后,卫庄便开始“追求”盖聂。

一起去看海啦,一起出去旅游啦,详细可百度要复合的情侣一起要做的100件事情(骗你们的)


很久之后,卫庄和盖聂所谓的重新在一起了,又过一段事件卫庄恢复了记忆,得知自己居然和师哥在一起表示吃惊,吃惊后又表示,既然木已成舟,那没办法,只好继续和师哥在一起,作为伴侣的盖先生在一旁看着,并没有说任何话。

整件事下来,最开心的大概莫过于韩非,他表示这段事情,真的够他笑一辈子的,电视剧都没这狗血。

 

不过,关于卫庄为什么会在家里遭到袭击,卫庄表示他不记得了,这件事便成了谜。

不过都大团圆了,呵呵,谁关心这个。







震惊!流沙集团总裁失忆了

又名震惊!流沙集团总裁失忆后居然做了这些事!上篇

*ooc

*失忆后突然少女心不过谁知道他是真失忆假失忆的卫庄X一脸蒙蔽突然被通知是小庄爱人感觉小庄怕不是傻子但是依然温柔包容小庄的盖聂

*是的我来还债啦,下篇要过几天放

*希望你们看的开心

*其实这篇很正经的

*没看过的建议先看一下我之前的脑洞





据不知名人士透露,Q市第一大集团流沙集团总裁卫庄居然失忆了,此消息一出瞬间占据各个娱乐媒体的头版头条。



而此时我们流沙集团的总裁正一脸冷漠的看着站在病床头边的众人。

“你们谁?”

“我靠,卫庄兄,你不会真的失忆了吧?”还是韩非第一个反应过来,提出了心里的疑惑。

“否则呢?跟你玩过家家嘛?”卫庄吸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

“哇~老大,你失忆了我们怎么办啊!”这下韩红莲收不住了,冲到病床前,紧紧抓住卫庄的手臂说道“没了老大的英明指导,我们要露宿街头了啊!”

“行了,够了。”卫庄挣脱出了韩红莲的手,摁了摁太阳穴“戏够了,就说点有用的。”

韩红莲不在意的“切”了一声,站起身,离开了病床,自言自语着“老大你失忆了还是那么不解风情。怪不得...”

话说一半,韩红莲突然打住了。

卫庄也感觉到了韩红莲话没说完“怪不得什么?”

韩红莲也是没想到自己的自言自语被卫庄听到了“没,没,没什么,就是怪不得单身那么久。”

卫庄盯着韩红莲看了一会儿,没有再问什么。

这是,韩非出来打圆场“好啦好啦,还是让卫庄兄先休息吧,红莲,我们走吧。”

韩非和韩红莲离开病房后,病房瞬间安静了一下,卫庄一人坐在病床上,看着床头柜上的手机,伸手拿了过来,手指一摁就打开了,在通讯录里翻了翻,最后打开了手机相册,里面只有一张照片,一个男人在站在林荫道上拍的照片,卫庄盯着这张照片陷入了沉思,手指摸索着屏幕上的照片时,无意中点开的照片的信息,看到第一行照片的名字是爱人时,卫庄的脸不由自主抽了一下。

韩非和韩红莲离开病房后,韩非找到了卫庄的主治医生。

韩非笑着问医生“所以现在卫庄为什么会失忆?”

医生翻看着病历本“病人的大脑由于受到了强烈的撞击,会有短暂的失忆,但现在的情况不好说,可能是因为病人心理问题,选择遗忘过往的经历。”

“他什么时候想起来?”

“这可不好说,可能他明天就想起来了,可能要过很长的时间,这一切都要根据观察病人的状况来定...”

“好的,谢谢医生。”韩非突然出声打断了医生的说话“他明天就会想起来的对吗?医生。”

“病人现在这状况,并不能这么肯定...”

“我说对吗?医生。”韩非再次打断医生,冲医生笑了笑

医生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气压低下来了,明明对面那个人是冲着你笑的,医生呼出完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对。”

“好的,谢谢医生”韩非礼貌的冲医生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医生的办公室。

在外面等待的韩红莲看见韩非出来,便走到韩非面前“哥,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韩非笑了“还能怎么说?就是失忆了呗,小莲,你偶像剧没看过吗?”

“这么狗血的吗?”韩红莲也感叹了一下“谁能想到啊,人好好的在家里,怎么就失忆了呢?”

“医生说是大脑受到了强烈的打击,是遇袭了?”韩非也觉得这是不可思议。

“白凤已经去查了,应该能查到一些什么。”

“好,小莲,你明天向一些媒体透露流沙总裁已经恢复记忆了。”

“可是哥哥,明天卫庄真的能想起来吗?”

“谁知道呢,不过一个集团总裁失忆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就怕有些人按耐不住要搞些事情来。”说到这里韩非忍不住抱怨“现在卫庄兄失忆了,这种事还得我来帮他收拾,啧,也没记得他平时怎么对我好啊。”韩非越想越觉得不太平衡。

“嘶。”韩非好似想到什么,嘴角微微上扬

韩红莲看着自己哥哥这么笑,就知道哥哥一定又是想到什么坏主意,这个笑,太不怀好意了。

韩非莫名的心情愉悦,拍了拍韩红莲的肩膀“行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回去了。”

 

第二天

韩非带着韩红莲来到了卫庄的病房。

韩非推门进去就问道“怎么样?卫庄兄,今天可感觉好点?”

卫庄看了一眼韩非便视线继续收回到自己的手机上。

韩非也不恼,笑着凑上前去“哟,卫庄兄这是在看什么呢?”

卫庄不着痕迹的把手机锁掉了,放在了一旁,看着韩非“我们很熟?”

“这自然,我们可是从小穿一条开裆裤的交情。”韩非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那我有个爱人你知道?”

卫庄这么一问,算是问住了韩非,卫庄看见韩非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知道自己算问错人了“看来你不知道了。”

韩非反应过来,回答道“知道,只是没想到你会问他。”

“怎么?不能问吗?”

韩非走到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是啊,以前谁跟你提到他,你就跟谁急啊。”

“为什么?”

“因为他甩了你啊。”韩非笑的一脸幸灾乐祸。

卫庄的脸色因为这句话暗了一下,韩红莲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韩非。

韩非笑容依然没有收敛“怎么?不信?”

卫庄瞪着看了韩非一眼,拿起放起来的手机,继续看了一会手机“为什么?”

“这还能为什么,你这脾气谁受得了啊,动不动冷着一张脸。”

要不是知道一些内幕,韩红莲差点就要相信在那边一本正经说着慌的韩非了。

病房里因为韩非这一句话突然陷入一阵安静,过了一会儿,卫庄开口了“我想见他。”

韩非没想到卫庄会说这么一句,没忍住笑出了声“没想到啊,卫庄兄。好,病人最大,我们通知他过来。”

韩非带着韩红莲走出了病房,一出病房,韩红莲就忍不住了“哥,你都在说些什么啊!”

韩非一脸无所谓“反正他不是失忆了嘛。”

“可,这事...”

“找个人过来照顾卫庄也好啊。”

“不是,我们现在到哪找盖聂啊。他不是都出国了嘛?”

“不,他回来了,他现在在墨氏”韩非认真的说道

韩红莲一脸不相信的看着韩非

“行了,你也别这么看着我,这不是架不住之前的某人想知道嘛,走吧我们去找盖聂。”

谢谢你们曾经的陪伴

之前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真的真的拖了好久,要回来啦
占tag很抱歉
但是想知道有没有等我的人,今天开始重新回归,有什么大家想看的文,就是之前我写的文案中,大家喜欢多的先更给大家
谢谢你们,你们是我这条路上的小温暖,也算是勉励自己

猜猜是哪篇文章的稿子?虽然猜对也没有奖

已经确定名字叫《桃花依旧笑春风》
民国背景,军阀卫庄

最近一堆事情在一起,所以根本没来得及碰电脑,我也是在兼职教孩子功课期间写的手稿,是的我终于决定“勤工俭学”了,被孩子们叫姐姐老师,被问老师你是天使吗时,还是虚荣心upup,
我不听我不听,不要解释

朋友,大庄小聂吃吗?

我不知道有没有喜欢大庄x小聂的

背景大概依然是架空(如果按照秦时的剧情时间线我真的编不出来)

故事背景我还没想出来,最近脑子不好使

一个时间线就是小庄x小聂,还是师兄弟,更似亲人,还没有发展成爱人,小聂20岁成年那天就死了(我也没想好为什么死了,就算它诅咒好了)
然后小庄在失去小聂的(痛苦?)中长成了大庄,这就成了另一个时间线

然后因为时间错乱
小庄小聂时间线中15岁的小聂穿越到了31岁大庄的时间线中

差不多就是31岁大庄捡到15岁小聂的故事,概括一下就是一个大霸王把小聂宠成“小霸王”,小聂负责装乖巧,看起来是个小兔子,其实是个大老虎,宠到甜死你

小聂留在大庄这个时空的话,小庄那条时间线就会提前五年失去小师哥,小聂回去之后还是会在五年后失去的

大庄想让小师哥留在他那个时空(但是由于我最近想写BE),但是小师哥不是属于那个时空的,小师哥18岁后身体开始逐渐衰弱,一开始临床表现为感冒咳嗽(我瞎掰的),大庄找了好多医生(大夫)都看不好,直至小师哥20岁那年去世

因为小师哥留在大庄那个时空,所以小庄那个时空的小师哥就会消失,那个时空的小庄就会渐渐不记得小师哥,(小庄亲妈无疑)

大庄小庄同时失去小师哥

“我一生失去过你两次。”

我真的很喜欢小聂,所以安排小聂死,因为留下来的那个人就要守着记忆,寥寥此生,直到死去,依然紧抓那份回忆不肯放手

——————

*我没忘记自己挖的坑,我真的有在填,看我真挚的眼神

这个坑填不填我们看天意好嘛,爱你们♥




栖迟送此生

*架空朝代

*微羽明

*一发完结

*说起来你们别不信我是写BE出身的



云梦山

镇里人都说这云梦山可不一般,这山里头可是住着一位仙人的,但说是这么说,可这云梦山的仙人大家都没见过。

在镇上的一座茶馆中,只听说书人把那抚尺在桌上一敲

“诶,今天在下就为各位看官说说这云梦山的仙人,这传闻在古时候...”

卫庄是为了等盖聂所以在茶楼中稍作休息,喝口茶,却不想正好听到说书人讲起云梦山,卫庄对此嗤之以鼻:“竟是些胡言乱语。”

不想着说书人也是个耳尖的主,听见这话,当下就落下脸,看了一眼的卫庄:“这位少侠何出此言,怎么?少侠是见过仙人?”

卫庄刚想站起来和这位说书人理论,正好这时盖聂走进了

“小庄。”

卫庄站在哪里看了一眼盖聂后再看了看这说书人,盖聂循着卫庄得到眼神也看了一眼那个说书人,心下顿时明白些什么

“小庄,我们该回去了。”

卫庄看着说书人轻笑了一声,不再说什么,走到门口时,突然转身看着那说书人

“我还真见过。”

走出茶楼后,盖聂时不时的瞄着旁边卫庄,卫庄被盖聂这么瞄着实在忍不住笑着问:“怎么?今天的我是格外好看,让师哥能这么看着。”

卫庄都开口了,盖聂有些话也不好憋着了:“小庄你实不该逞嘴舌之快。”

卫庄不以为然:“那也是他自己愚昧无知。”

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盖聂和卫庄下上办事,盖聂稍不注意,卫庄就能和人争执起来,有街上卖书画的,有茶叶店的老板,有玉器店的老板,这次是茶馆说书的,盖聂也差不多能预料到卫庄会这么说,便不再开口。

卫庄还奇怪盖聂怎么不说了,平时还一本正经的告诫他这不对,那不该。

“师傅交代的事,师哥办完了?”卫庄突然想起这次下山的目的

“恩”

卫庄想起茶馆说书人说的仙人,忍不住笑了:“要是师傅知道这山下的人都把他神化了,不知作何感想。”

盖聂没有回答,他觉得自家师弟一般这么笑的时候一般都没好事

“对了,师哥,我饿了,晚饭吃什么?”

 

卫庄十二岁时拜鬼谷子王诩为师,那也是卫庄第一次见盖聂,那时盖聂十分瘦弱,个子也比卫庄小,鬼谷子王诩站在卫庄和盖聂的中间,开口介绍着:“小庄,这是盖聂,你的师哥,聂儿,这是小庄。”

卫庄只见盖聂点了点头,看着他,开口道:“小庄。”

卫庄看着他这位师哥,心里忍不住犯嘀咕,不情不愿的叫了一声“师哥。”

只是卫庄也没也不会想到,后来这一声声师哥会变成执念,是执念也是相思。

自从卫庄来了之后,盖聂倒是开始长点肉了,倒不是说卫庄做饭给喂的,只是卫庄没来之前,盖聂和鬼谷子王诩基本都以吃素为主,用鬼谷的话说,吃素可静养身心。

盖聂自小跟着鬼谷,觉得没什么,可这事卫庄怎么受得了,吃了一两顿后就吵着闹着要吃肉了,也是因此盖聂才吃上肉,也正是长个的年龄,及时的肉食,也让盖聂身材长了上去。

后来这事时常被卫庄用来调侃盖聂“师哥,你还得谢我啊,否则师哥你现在也一定瘦瘦弱弱跟小姑娘似的。”

盖聂的个子像春雨过后的竹笋蹭蹭蹭往上长,眼看着就要超过卫庄了,卫庄怎么想怎么郁闷,最郁闷的莫过于知道盖聂竟然比自己小了一岁。

 

卫庄在云梦上的日常,大概就是和盖聂一起一起练武,或者和盖聂一起去山里打打猎,再或者就是被鬼谷子差遣下山办点事,练武无聊时也会气气鬼谷子,比如:

“师父你说你当初这么厉害,怎么就沦落到这云梦山呢?”

鬼谷子时常被卫庄气的吹胡子瞪眼,盖聂这时一般选择在旁边静静看着。

卫庄和盖聂练完武,会选择爬在树上吹吹风。

“师哥,等过了几年出了师下了山,你想做些什么?”

盖聂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卫庄:“小庄想做什么?”

卫庄仰头看着天空的白云回答道:“我啊,自然是做这天下第一的,师哥你还没说呢。”

盖聂想了想:“想做侠士,救济苍生”

卫庄听后笑了:“这苍生云云,怕是师哥一人救济不过来。”

盖聂摇了摇头表示不赞成卫庄的话,但终是没说什么反驳卫庄的话,盖聂看着远处的山峦想起很早的时候师父问自己将来要做什么,那时盖聂还小,不明白为什么要出去,呆在这里不好吗?师父听后斥责了他,说习武之人怎可安逸一方,不管怎样盖聂也是没有想卫庄有如此抱负,盖聂想虽然师父时常生卫庄的气,但师父怕是更中意卫庄,闯到江湖,有一番大作为。

 

江湖别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终于要到下山闯荡的时候,原本是该卫庄和盖聂一起下山,但不想,前一天盖聂留下一封书信,告知原由,便在夜里离开了云梦山。

这是这么多年以来,卫庄第一次发火,把盖聂的书信撕了个粉碎,拿着木剑出门,把门口的那棵树砍的伤痕累累,砍了一会儿后,人便冷静下来,站在那棵树旁边静静的看着远方,就这样在树旁边站了一天一夜。

一天一夜后,卫庄向鬼谷子辞别后便下山了。

从此开始,他走他天下第一的路,他做他救济苍生的梦。

卫庄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见到盖聂了,却不想在他被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指着鼻子骂“魔教杂种”时,见到了盖聂。

卫庄看着眼前的盖聂,轻蔑的笑了一声“怎么?师哥也是来铲除我这魔教杂种的?”

盖聂看着眼前的卫庄,喊了一声“小庄。”便什么也没说了。

卫庄看着眼前选择沉默的盖聂,一股怒气一下子就冲了上来,强忍着怒气开口道:“师哥,不如我们来打一场,我也想看看这么多年不见如今师哥的功夫如何。”

双方都拔出了剑,一瞬间,两柄剑便对上了,以前盖聂和卫庄也是打过,只是以前总是盖聂胜,现在,没几个回合后,卫庄便把盖聂的剑折断了,盖聂的剑断后,卫庄也收了剑,看着站在那边,拿剑的手滴着血的盖聂。

卫庄哼了一声“师哥,你看你现在得到了什么?”

“那,小庄你又得到了什么?”

卫庄没想到盖聂会这么说。

“那也比师哥好,不是吗?”

卫庄说完这句话后,便离开了,只留盖聂一人在原地,那是卫庄见到盖聂,心中只有气,话语中,也透露着刻薄,气盖聂的只留下一封书信就离开,气盖聂,还气盖聂什么,当时卫庄不知道,后来卫庄想他是气盖聂把他丢下。

在那次比武之后,卫庄真的就再也没见过盖聂了。

 

恩怨已断,刀剑归隐

“师父,你一定不知道我今天下山听到什么?”

卫庄还没见到天明人,就听见他的声音,忍不住摁了摁太阳穴

“好了,天明,你不要再咋咋呼呼了。”

天明跑到卫庄面前哈哈大笑“师父,你知道吗?今天我下山听茶馆里的说书人说我们这云梦山有仙人,我说了他几句,他还不服气。”

天明是个孤儿,是卫庄在云梦山下捡到的,也不知当时怎么了,就收了天明当徒弟。

卫庄回到了云梦山,放弃了他的天下第一,没有什么舍不得。

只是,盖聂却没有再回来。

卫庄时常站在那棵被他砍的伤痕累累的树旁边,摸着那棵树,看着远方,轻轻喊了一声“师哥”

天明总是嫌这山上太安静了,时常问卫庄还收不收徒弟

“师父啊,我想有一个师弟。”

卫庄总是很明确的告诉天明不收,天明问卫庄为什么,一开始卫庄不说,后来被天明问烦了,忍着想把天明丢出去的想法,告诉天明“我不想你被人丢下。”

天明好奇的问:“我为什么会被丢下?”

“因为,总有一天,他和你走的道不同,而你会因为他的道而被他所舍弃。”

天明不以为然,直到后来天明遇到了少羽,经历了一些事,天明想明白了卫庄的意思,那个人的一统天下的梦,与天明的道义背道而驰,天明只能看着他渐渐走远。

天明当时想笑卫庄

“师父,你看,我还是被舍弃了。”

结果,还是一个人栖迟此生


番外      一夜江湖梦

“师父啊,你说你当初这么厉害怎么就沦落到这儿呢?”
一次天明练功无聊时,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我在等人。”

“等谁?”

“我师哥。”

“那师叔什么时候回来啊?”

“等他梦醒了。”

“啊?”

animals

设定大概就是卫•占有欲超强•庄
其他就没有了,暂时只是个脑洞
脑洞来自 @wuebxydhdx 的点梗

这里强烈给大家推荐一下tf的灰色香根草

*香水给人的含义,其实跟动物的气味一样的,简单的解释一下就是跟信息素差不多,卫庄差不多就是这个想法
*所以就想到给这个文章取名《animals》

卫•占有欲超强•庄

开玩笑,普通翻手机,打电话询问在哪,看见和其他人在一起就会七想八想的根本配不是我们卫•占有欲超强•庄

不会每天翻手机,每天查盖聂去哪儿了,但是,回来晚了,会主动打电话问盖聂在干嘛,不管多晚都会接回来,不会让盖聂住别人家或者住在宾馆

跟朋友出去聚会,也不会阻挠盖聂出去,因为盖聂朋友也就几个,卫庄认识,但是若是不认识的,最好是工作上的事情,否则,卫庄会单独约那个人出来,气场上碾压他,之前盖聂也不是没几个追求者,这种事卫庄很熟

(以下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作者,前方现场报道的画面)

卫庄倒不是那种定了时间,会故意迟到一会儿,会故意挑一些高档的地方给对方难堪的人,准时准点到

卫庄轻笑了一声“你有没有追求盖聂的资格我也不说,但是……”卫庄向右轻微歪了歪头,轻蔑看着对方“你再这么骚扰他的话,我希望你到时不要怪我”
看着对方几秒,卫庄笑了笑,站了起来“我的话说完了,剩下的,你自便吧”说着就离开了

盖聂的衣服全是由卫庄打理,也是这样盖聂的衣服上难免都是卫庄的味道

卫庄以前是抽烟的,但是遇到盖聂以后就不抽了,
“我不想你身上沾染其他的味道”卫庄是这么对盖聂说的

卫庄一直用的香水是灰色香根草,那是以前还没跟盖聂在一起时,卫庄生日时,带着盖聂一起去挑的
从那以后便一直都是这款香水,久了,在卫庄从后面抱住盖聂时,也不知道是卫庄的香水味,还是卫庄本身的味道

做爱时,也会留吻痕,轻轻的一点痕迹,除了大腿那侧,也会留在脖子,手腕这种地方,不会太过,穿衣服能遮住这些痕迹,想着盖聂衣服下面那些别人不可能看到的地方全是自己的痕迹,卫庄就会莫名觉得很开心

什么你说卫庄占有欲太强会病?不会,盖聂是什么人,卫庄一些小动作盖聂也是知道的,只要不过分,盖聂还是会包容卫庄的,但过了,大概就是打一顿然后赶出去,是的书房都不给卫庄住

栖迟送此生(古代江湖paro)

设定架空朝代,两小只的江湖之路

*最近玩楚留香手游的脑洞哈哈哈

世间名利,敌不过一句“小庄”

文案

卫庄拜入鬼谷王诩门下时,王诩已有一名弟子,名叫盖聂

卫庄看了一眼那盖聂,也不知吃的不好还是骨架子小,比起卫庄来说,盖聂显的十分瘦弱

卫庄却不想一开始自己这一句不情不愿的“师哥”一叫就是好几年,从称谓变成了相思

卫庄跟王诩学武功,自然是希望在江湖上名声鹊起
“我自然是要得那天下第一的。”

云梦山上只有卫庄盖聂和王诩,而王诩大部分时间并不是交二人武功,而是叫二人砍柴,打猎,摘野果,有时也会让他们扎马步

卫庄有时做的无聊时也会问王诩“哪里是江湖?”
而王诩通常会捋捋胡子,深沉的回答“江湖,就存在你心里”
卫庄也只翻个白眼,不以为然

卫庄也会问盖聂将来想做些什么,小时的盖聂会说想做侠士,除暴安良,卫庄通常听完后都会笑盖聂“这江湖险恶,师哥怕别救不了人把自己搭进去”
盖聂听后也不反驳,只是再问长大之后盖聂想做些什么时,盖聂摇摇头,不再回答

卫庄总觉得自己是最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的,而盖聂却总是幻想着虚无缥缈的英雄梦

长大后分别,各自踏入江湖

他走着他天下第一的路,他做着他救济苍生的梦

卫庄做了他的天下第一,却又觉得这天下第一十分虚无

刀断愁肠结,逢君已陌路

他质问盖聂做着大侠,得到些什么?
忘了自己天下第一,得到了什么?
“小庄,你什么也不愿意放弃,你有得到什么。”

故地是何地,死生不复回

“江湖,就在你心里”那时师父深沉的回答
现在卫庄想他是明白师父说的是何意,心里有江湖,这里便是江湖,又何必去追寻江湖

江湖险恶,有得必有失,卫庄是知道的,却不想盖聂会变成他的失

此时
恩怨已散,刀剑归隐

“师哥”

这一声是相思